花家人

愿用一生,供奉吾之信仰

【HP德哈】衣带渐宽终不悔(1)

临慕瘦金贴蝶恋花的时候,突然就想写。整篇文都挺怪异的。
注意避雷:实力吹蛇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救世主的蛇魂狮身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 伫倚危楼风细细,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,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栏意?
   拟把疏狂图一醉,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,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《蝶恋花》

      在最后这场战斗中,逝去了许多人,看看他们眸中淡去的光泽,身体渐渐的冰冷,再也聆听不到那些人心跳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 Voldemort死了,永远也不会复活,救世主哈利·波特战胜了黑暗公爵,当漫天的猫头鹰带着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传递给每一位魔法人士时,哈利·波特,魔法界的英雄,却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欢庆的舞台。
       哈利失魂落魄的走在伦敦一条对他来说特殊的街道上,他不想再回魔法界,他不想参加所谓的庆功宴,甚至不想再与那个世界有一丝一毫的关系。
      哈利不知道这场胜利有什么值得他去庆贺,去为这用鲜血换来的和平欢呼。在他与Voldemort的这场战争中,他失去了父母,教父,校长,朋友,甚至那个他一直仇视却在背后默默守护着自己的教授,还有……那一抹铂金色的光。
      是啊,就是那抹铂金。
      哈利的手下意识的抚上胸口,在这衣衫之下,在这胸口之上,一个小巧的铂金色字母“D”静静的印在那里。哈利的嘴角微微上扬,扯起一个僵硬而又苦涩的微笑,这是他爱着自己的证明,可他却消失于自己的世界。
       德拉科·马尔福
       那个像他父亲一样,总是高傲的仰着下巴,口中毫不留情的讽刺嘲笑着自己的人,不知何时,成了自己的心房中特殊的一位,而自己竟也不知何时成了他眼中那颗美丽的翠绿宝石。
       还在学校时,哈利与金妮·韦斯莱确立了恋人关系,可是越到后来,哈利就越明确的感受到心中的欲望。
    “不是她,不是她。”
      这个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回荡在脑海,使他不得不提出了分手。而在看到那个苍白削瘦的少年时,整个灵魂都在叫嚣着,想要冲上去告诉他自己的心意。
       可是,他没有。
       如果说阿布思·邓布利多是一只变异的狮子,那么哈利·波特就是披着狮皮的蛇。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自然也清楚说出一切带来的后果,他不敢拿德拉科的命去赌。一条精明的蛇,总是会明白趋利避害,况且在他看到德拉科要么嘲讽,要么不屑的神情时,从未想过德拉科会对自己动情。
        决战,到来了,在他经历过一次死亡之后,拿着魔杖与Voldemort相对相互发出索命咒准备同归于尽时,胸口却散发出一阵铂金色的荧光抵挡了那道绿色的光芒。
        接着Voldemort化作了飞灰,永远毁灭,而德拉科却在卢修斯·马尔福与纳西纱·马尔福的怀中,化作了虚无。
       然后那个小小的“D”就出现在了他的胸口。
       紧接着就是属于胜利的欢呼。
       下雨了,哈利抬头望了望那阴沉的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天空,抬头摸了脸颊上的湿润,他已经分不清哪些是雨水,哪些又是泪水。
       当赫敏·格兰杰找到失踪了三天的哈利时,看到的就是他一身狼狈的徘徊在破釜酒吧所在的街道上。
       赫敏的鼻子一酸,她知道自己的好友为什么一直在这里徘徊,这也便是她能找到这里的原因。
      破釜酒吧后的对角巷,是哈利与马尔福第一次相遇的地方。
      赫敏快步走到哈利的身边,给自己和哈利实施了一个忽略咒和防水咒,拽着哈利的衣领让他正面对着自己。
    “哈利,清醒点,赶快跟我回去!”赫敏强势的注视着哈利的双眼没有废话,直接说明来意。
      哈利并没有挣扎,目光没有焦距,空洞无神。赫敏气急,松开了抓着他衣领的手。
   “啪”
      赫敏狠狠地甩了哈利一个耳光:“哈利·波特,如果你想让马尔福家彻底完蛋就一直在这逃避吧!”
    “马尔福怎么了?你告诉我”本来就算被打还是一脸麻木哈利瞳孔猛的一缩,清醒了几分。翠绿的双眸充满了央求,希望赫敏告诉他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 赫敏在心底叹了口气,她是最早知道哈利心意的人,也是她找到并告诉哈利那个铂金色的“D”代表什么含义,她见证了两人的感情,但她却不能让哈利这样继续折磨自己。
      “魔法部已经开始消扫食死徒剩余势力,马尔福就是最大的靶子。明天就要对马尔福家进行审判。难道你不该为了纳西纱·马尔福为你的掩饰和德拉科·马尔福为你的牺牲,去救一救及将堕入毁灭的铂金家族吗?”赫敏非常肯定哈利会去的。哪怕小天狼星·布莱克的死与卢修斯·马尔福脱不了干系。
      “赫敏,我们该去哪?”哈利·波特,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运动大脑封闭术强行使自己清醒,他必须去帮助马尔福家,不是因为德拉科的牺牲和纳西纱的掩护,而是因为他爱德拉科·马尔福想要保护他的家族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《神祈》照样周更。。。虽然不能确定是哪天

评论

热度(20)